素食與環保
香港素食會
透過推廣精彩的純素生活方式,重建我們和自己健康、動物以及環境的關係

1. 碳排放

聯合國糧農組織指出,畜牧業排放的溫室氣體佔整體排放的14.5%,比起全球所有海、陸、空交通工具所排放的總和還要高。

而根據英國2014年的一項研究,肉食者每天來自飲食的碳排放量為7.2公斤,而純素者則只有2.9公斤。換言之,肉食者每年的碳排放量比純素者多出約1,600公斤。

要紓緩全球暖化,真正環保,最簡單直接的方法,便是食素。

2. 水足印

現時全球有25%的淡水,其實都是耗用於畜牧業及蛋奶業。因此,肉食者每天的水足印其實比素食者多出約1,300公升。

試想想,即使我們按照政府建議,乖乖選用環保水龍頭和不浸浴(一般浴缸容量為50-100公升),我們每天節省得到1,300公升的水嗎?

3. 水污染

聯合國糧農組織在報告《牲畜的巨大陰影》中指出,畜牧業正是水污染的元兇。

抗生素及荷爾蒙等等各式各樣的化學物,加上大量動物排泄物及飼料中的肥料,每天源源不絕地污染我們的河流海洋。然後我們竟然喝那些水,吃那些魚。

4. 糧食浪費

現時全球有超過30%的農地,原來都是用來種植飼料給農場動物吃,而不是給人類吃。

而且,生產一公斤的肉類,平均需要幾十公斤的飼料。所以,從糧食資源的角度來看,素食其實比肉食更加合乎經濟原則。

再者,愈多人吃肉,便要飼養愈多農場動物,需要愈多飼料。這樣會推高粟米、大豆和小麥在國際市場的價格,從而令到貧困地區的人民的生活百上加斤。

5. 農地貧瘠及伐林猖獗

全球的大豆當中,有90%竟然都是農場動物的飼料。

由於畜牧業所用的飼料單一,而且需求龐大,農地往往很快變得貧瘠,不再適宜耕種。農地愈來愈少,供不應求,畜牧業便只好另闢途徑。他們會聯同一些熱帶國家(例如巴西),砍伐碩果僅存的熱帶雨林,以換取大量平地,種植飼料。

亞馬遜森林便是受害者之一。現時80%的林木已被摧毀,變成餵養動物的放牧草地。這樣不僅嚴重破壞地球的生態系統,更大大削弱地球轉化二氧化碳的能力,變相加劇全球暖化。

6. 海洋生態

聯合國糧農組織警告,全球90%的魚類現正面臨過度捕撈的威脅。

現代捕魚的方式大多是工業捕撈,因為效率高,能夠一網打盡,漁獲豐富。但是,正正因為一網打盡,工業捕撈往往禍及無辜,令很多本來不打算捕撈的海洋生物死傷無數。海洋生物數量大減,甚至絕種,會嚴重影響海洋生態系統。

一些處於食物鏈較高層的海洋生物,例如鯊魚、藍鰭鮪魚、劍魚、馬林魚等等,全部無一倖免,統統因為工業捕撈,瀕臨絕種。

魚類養殖場

過度捕魚使漁獲下降,魚類養殖場便應運而生。

魚類養殖場和陸上的工業農場如出一轍。魚兒困養在異常狹小的空間,終生與疾病和海蝨為伴。養殖場使用大量抗生素、殺蟲劑及各種化學藥物應對,令人一時分不清到底那是魚類養殖場,還是抗藥細菌養殖場。

來自魚類養殖場的生化廢料及藥物會殘留在海床,污染海洋,而海蝨則會威脅野生魚類的健康。另外,飼養捕食性魚類(例如三文魚)的話,養殖場更要捕足其他魚類作為飼料。每公噸三文魚便需要至少3-5公噸的小魚作為飼料。

魚類養殖場不但沒有紓緩海洋生態的壓力,反而雪上加霜,落井下石。

Photo: Jo-Anne McArthur / We Animals

undef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