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知情權 — 來自波蘭的雞肉
香港素食會
透過推廣精彩的純素生活方式,重建我們和自己健康、動物以及環境的關係

( 圖片來源: FleischWirtschaft )   

說起波蘭,你會想到甚麼?對於喜歡旅遊的香港人,波蘭可能是歐遊的其中一個景點;對自小學習古典音樂的人而言,說到波蘭自然會聯想到鋼琴詩人蕭邦;對歷史有研究的人來說,波蘭是個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軍暴行的地方。你有沒有想過波蘭和香港有甚麼關係?

香港無法自給自足糧食,絕大部分都靠外地進口。根據政府統計處於 2017 年 12 月出版的《香港商品統計 — 進口》,波蘭於 2017 年出口共約 2,400 萬公斤冷藏切件家禽及內臟到香港,總貨值約 3.6 億港元。對於一般市民而然,這些切件家禽或者只是凍肉店內眾多肉類的其中一種。但當你看過波蘭一個動物保護組織早前深入肉雞飼養場進行達 10 星期的秘密調查結果,你將無法再以同樣的目光去看待凍肉店裡的雞肉。

雞農大致分為兩種,一種專門飼養母雞以獲取雞蛋,一種則飼養肉雞直接將雞賣掉。飼養肉雞的雞農為了謀取最多利潤,他們會研發培殖生長速度最快和長肉最多用的品種。在 50 年代,一般肉雞的重量不足 1 公斤。相隔半個世紀,肉雞的體重在人工培殖下大覆攀升超過 4 倍至 4 公斤。小雞孵化後在短短 5 至 6 星期間長至 4 公斤的肉雞,牠們的心臟和雙腿都經不起急速生長的需求,導致百病叢生。達爾文在《物種起源》提出「自然選擇」的概念。簡單而言,大自然會因應環境汰弱留強。這種生長迅速而又多肉的雞,在大自然裡理應被淘汰,但在人類參與之下,這些弱者卻留了下來。 

undefined


過去數十年間肉雞的體形比較(圖片來源:Huffington Post)

調查團隊派出臥底在波蘭的雞場工作,從而了解這個行業的運作,結果有不少驚人發現。首先,臥底在日常巡查發現有三隻腳的雞,而比三腳雞可怕的是場內其他工作人員對此不感驚訝,似乎是再普通不過的事。另外,工作人員在巡視雞場期間如發現一些生長進度落後或看似生病的雞,他們會一把將雞捉起然後隨意摔到任何一個金屬面。對於雞場來說,與其賣一隻不夠重的雞或花時間去醫治生病的雞隻,倒不如盡快將牠們處理掉,省卻飼料之餘又可騰出空間飼養新的雞隻。工作人員還自詡是希特拉,把他們對雞隻所施的酷刑與希特拉對集中營內的猶太人所採的手段相比,完全遺忘第二次世界大戰帶給波蘭的傷痛,甚至將當日納粹德軍對他們祖先所作的暴行施於另一個弱勢的物種身上。在雞場的偷拍片段還見到不少雞跌倒在地上,牠們因為身上肉太多而出盡力都無法站起來,結果這些雞的下場就是活活餓食。

當農場採用這種不自然的手法飼養雞隻,我們食用的每一隻雞背實際都背負著多於一條生命,這些生命所承受的痛苦都非筆墨足以形容。隨著人類對雞肉的需求日益增長,雞場裡的雞隻的生存條件只會越來越差。人類能對動物施予痛苦,亦有能力讓牠們免於苦難。下次到凍肉店購買凍肉時,不妨回想這篇文章所提及過的種種問題,再決定是否要以肉類作為晚餐的材料。

undefined

攝於 20 年代位於美國加州的雞場 — 當時的雞場以家庭式農場為主,一般飼養不超過 400 隻雞(圖片來源:The Happy Chicken Coop) 

undefined

攝於位於美國佛羅里達州的現代工業化雞場 — 家禽飼養已由家庭式農場演變為工業式生產,雞隻數目增加越百倍(圖片來源:The Happy Chicken Coop) 






作者:Kay Wong (香港素食會執委)